關於部落格
創意×行銷×經營模式=創業方程式
  • 8037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謝宜澂,三代薪傳柴燒醬油

繼承家業,曾經不在醬油坊第3代謝宜澂、謝宜哲的人生計劃裡,「要不然我們兄弟也不會一個去唸外語、一個去唸研究所。」他們嘴上說不想繼續,傳承3代的情感卻不斷拉鋸,終讓兄弟倆從異鄉回到故鄉,與父母一起打拼,延續60年柴燒醬香。

 

「從小爸媽就恐嚇我們:不好好讀書,將來轉來做豆油!」28歲的謝宜澂揮汗翻動麴豆,一邊笑著說。他是西螺御鼎興醬油第3代,從小在豆香裡成長,「夏天在這裡煮醬油,橋那邊就聞得到香味!」他遙指400公尺外的高架橋,如果高鐵車廂能開窗,醬香恐怕也能跟著南北跑。

弟弟謝宜哲則笑:「以前覺得好衰,為什麼家裡不是賣雞排?賣雞排還有得吃,我們做到三更半夜只有醬油味。」

因為童年記憶中,做醬油不但苦,也賺不到錢,燒1鍋醬油要賣1年,父親謝裕讀甚至得兼做南北貨,才能維持生計。

「以前兼賣鹽、醋、沙拉脫,光這個小鎮1天跑100~200公里。」謝裕讀幽幽說:「前一晚備貨,顧嘸呷早頓,下午4點才吃午餐,後來胃潰瘍。」

然而再苦,謝裕讀沒想過放棄,一來是老父心血,二來是為熟客人情,尤其當年老父驟逝,他尚未掌握釀造訣竅,曾把醬油膏做成清醬油,「那些客人也沒辭掉我,真的很感恩。」心裡始終盼著兒子接手。

其實,謝宜澂早在當兵時就規劃品牌改造,某次下班,見母親累到睡在醬油堆中,「那個moment,讓我覺得應該加速。」

他認為舊品牌是家族共有,容易讓消費者混淆,於是取60年前舊名諧音「御鼎興」,作為品牌化的起點。謝宜澂解釋,阿公最早以「玉鼎興」為名,但因生意不順改名,阿祖曾說:「我們的醬油是用柴去燒的,不知道玉最怕火燒嗎?」

但光改標籤這一步,就和父親起衝突,兩代攻防折衝,讓他一度遠走澳洲,再由弟弟接力完成網站與文案。所幸品牌效益立竿見影,除在小農市集打開知名度,更因食安風暴崛起,高峰時月銷量上看10鍋(約1.2萬瓶),現每月仍維持4~6鍋產量。

「和直火加熱相比,柴燒醬油小火悶燒10幾個小時,味道比較溫潤、比較香,在追求效率的社會,反過來是種創新。」謝宜澂分析自家優勢不在於快速量產,反而因為慢,更能彰顯不同。

於是釀造更求龜毛:蒸豆、製麴、發酵、柴燒等16道工序,道道不馬虎,「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往麴室跑,溫度太高開排風扇、冬天太冷蓋棉被,最好維持36度,麴才會長得漂亮。」

他笑稱就像照顧嬰兒,「唯一差別是不會哭!」兩兄弟也從眾人鼓勵中得到成就感,立志朝達人邁進,更要利用所長,讓柴燒醬油的醍醐味延續下去,越陳越香。

(圖文:蘋果日報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